切换风格

伦敦 星空 加州 晚霞 绿野仙踪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城市 粉色心情 薰衣草 龙珠 白云 花卉 雪山
回复 0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345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铜币
119807
银币
313238
香港是个好地方[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11 11: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即可查全部图片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香港,晚上8点正,港岛深水湾道68号别墅,一阵阵悦耳的音乐声和着喧
  闹的人声传出,划破宁静的夜空。
  别墅内,华丽的大厅里,来自英国的知名乐队正演奏着欢快的圆舞曲;别墅
  外,宽大的草坪上,产自世界各地的极品美食被不停的摆上餐桌任人取用;就连
  往来的仆人,身上的服装都是来自意大利的顶级品牌。
  各个角落里,低声谈话或高声说笑的,都是社会名流;中央的舞池中,衣楚
  冠冠、翩翩起舞的,全是知名人士。
  这场奢华的盛会,是这座别墅的主人,中电主席米高嘉道理举办的。有资格
  参加这场豪门盛宴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名门望族,或是各界的精英人士。
  当然,除了我之外……
  像我这样一文不名的穷小子,知名夜总会的当红舞男、头牌男公关,当然是
  没有可能受到邀请,参加这种级别的晚宴。不过,凡事总是会有意外,不是吗?
  虽然对外我都坚称自己的职业是舞男或者是公关,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其
  实我就是人们常说的鸭子,或者我应该骄傲地抬起头,告诉你们,其实我不是普
  通的鸭子,而是鸭王……
  就在前几天,我拼命地满足了一个来自嘉道理家族的怨妇后(确实是拼命,
  那个长得像芙蓉姐姐一样的女人,饥渴的像刚走出沙漠),在事后的闲聊中,不
  过随口提起想见识一下上流社会的舞会,隔天就收到了一张请帖,而作为回报,
  在那个恶心的女人把请帖丢到我身上的后,我不得不做出一副像刚走出沙漠一样
  饥渴的架势,拼命地满足了她两天两夜……
  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趴在一只一直哼哼着的母猪身上,是什么感觉。尤其
  是那只母猪一直哼哼的是「再用力点,亲爱的……」
  「WAITER!」
  叫住服务生,伸手从托盘中拿出一杯DryMartine,我摇摇头,把
  自己从不好的回忆里挣脱出来。至少今天看来,我是幸运的:来自嘉道理家族的
  芙蓉姐姐陪她的老公去了,没有空(或者说没有胆量)过来纠缠我。也许,我有
  机会品尝一下真正的豪门千金或是社会名流的味道。
  到场的美女很多:周迅、刘亦菲、章子怡、林志玲、范冰冰……但是这些娱
  乐圈的顶级女人身边一直不缺少公子哥儿;也许作为一名鸭王,我更帅,谈吐更
  风趣,更懂得讨女人喜欢,那方面也更强,但是我无意给自己找麻烦,我还不想
  被人像拍蚊子一样拍死。我小心翼翼地避开众人关注那些焦点,在舞池边上和草
  坪中到处游荡,期望能看到一个落单的美女。
  呜……要找个落单的美女果然不容易啊……
  来回走了几圈,看到了许许多多平日里只在银幕上见过的美女,或是极品的
  美女,但是落单的……一个都没有……
  「……」
  忽然一串悦耳的女声传入了我的耳朵,我应声望去,一个极品的美女进入了
  我的视线。
  桃红色为底、点缀着白色小花的连衣裙,并不华丽;胸前简洁的胸花,配上
  蕾丝花边的衣领,也并不突出;洁白的丝袜下,是不合时宜的圆头小皮鞋,在这
  样奢华的豪门盛宴里,足以让人笑掉大牙;就连头上那斜斜打着一个蝴蝶结的头
  巾,在这里都显得那么的不合时宜。
  但是它们的主人,那个奇异的女子,就那么慵懒地靠坐在舞池边的沙发里,
  嘴角挂着浅浅地笑意,那副从容自在的神态,让我想起了午后在屋檐下晒着太阳
  的猫咪。
  快要齐腰的长发,染着淡淡的金黄色,柔顺地搭在饱满的胸前。如柳的细眉
  下面,是眼角微微上扬的一双丹凤眼。饱满的嘴唇,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诱
  人的光泽。那精致的面孔,有着如二八少女般的可爱,而那副从容自在的神气,
  却又有着少妇般的魅惑;阅人无数的我,竟然难以看出她的年龄。就连那副不合
  时宜的打扮,穿在她的身上,都出乎意料地契合,让她散发出奇异的魅力。
  太没有天理了!这么漂亮的美女,竟然没有一个男人上前去追?
  那可怪不得我手快了!
  两个念头瞬间划过我的大脑,我狠狠地咽了口口水,整了整领结,上前微微
  躬身,拿出我最迷人地微笑,问道:「你好,美丽的小姐,能请你跳支舞吗?」
  美人微笑地摇了摇头,张开了嘴,一串日文狂涌而出:「……」
  呃……难怪没有人搭理,原来是个日本妞……
  我尴尬地笑笑,对她做了个耸肩的动作,连忙退开了……
  真倒霉……
  这次失败的搭讪让我兴趣全无,加之周围的美女通通都有了护花使者,我只
  好无聊地坐在舞池边上,恹恹地打量着一对对翩翩起舞地鸳鸯,用眼神瞅瞅周围
  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美女,准备熬到舞会结束。
  突然间,我看见那个日本女子起身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竟然径直走向了一条
  写着「请勿进入」的走廊。她想干什么?
  等了大约5分钟,那女子还没有出现,我好奇心上来了,瞅瞅周围似乎没有
  人注意到我,连忙快步也跟进了那条走廊。
  走廊里空无一人,我小心翼翼地沿着走廊前行,一直走到舞会的喧闹声似乎
  已经很远,才看到那个日本女子,她正靠在一扇半掩着的门前,似乎正偷窥着什
  么。
  我连忙轻手轻脚地靠上前去,站在那女子身后,打量着门内的场景……
  只见一个年轻女子,仰面躺在单人沙发上。华贵的晚礼服已经在腰间缩成一
  条,粉嫩坚挺的双乳暴露在空气中,她修长的双腿大大分开,高高抬起露出白生
  生的大腿,一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头,正伏在她的腿间舔弄着,神秘的桃花源在
  老头的遮挡下时隐时现,年轻女子的脸上带着销魂噬骨的表情、不停地呻吟起伏
  着。
  那个女的是霍思燕!
  仔细看了看,我认出了房间内那个年轻的女子,正是出演过《杨乃武与小白
  菜》、《欢天喜地七仙女》、《星梦恋人》等电视剧的女星霍思燕!而那个老头
  则正是今天晚上晚宴的主办人,米高嘉道理!
  难怪别人都说娱乐圈脏,平常看这霍思燕在银幕上清清纯纯、玲珑剔透的乖
  巧样子,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做这种事。
  房间内的激情戏并没有因为我的思路有半刻停滞,只见霍思燕似乎已经到了
  关键时刻,刚才还高高举起的双腿已经盘在了米高嘉道理的脑后,双手死死揪住
  了沙发的面子,平洁光滑的小腹不断起伏着,嘴里的呻吟已经变成了「啊啊啊啊
  啊……」的尖叫。
  我身前的日本女子呼吸也急促起来,她纤长的右手已经按到了双腿之间,左
  手也已近抚上了胸前的高耸,看来眼前这场淫戏,让她也是情难自禁。
  嘿嘿……看来我的机会来了。
  我猛地伸出了右手按住她的嘴巴,左手环过她的细腰,用力一拉,把她整个
  人拉入了我的怀里。
  「唔!」
  一声短促的惊叫被我谋杀于萌芽状态,日本女子身体一僵然后扭头看向我,
  我冲她露齿一笑,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说道:「偷看可是不对的哦……!」
  她指了指我捂住她嘴的右手,做了一个按住自己嘴巴的动作,又连连摇头,
  嘴里连连呜呜有声。
  「你叫我放开手?那可不行,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叫?」我一阵好笑。
  怀里的日本女子连连摆手,我惊讶地看着她:「你听得懂中文?」
  女子点点头。
  「那我放开手,你不会叫?」
  女子一个劲地点头。
  我轻轻地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右手,但并未拿开,随时准备捂回去。
  女子轻轻地喘了两口气,才轻声说道:「放开我好吗?这里、很危险了,我
  们,回大厅。」
  声音很好听,但是让我吓一跳的是,虽然有点怪腔怪调,但是确实是正宗的
  普通话!MD,刚刚在大厅里还做出一副不懂中文的样子……
  我环住她纤腰的左手又紧了紧,右手按上了她胸前的高耸,用力捏了一把,
  才贴紧她的耳朵轻声冷笑道:「刚才你好像还不懂中文的样子啊!」
  「那是,我不想,舞、跳舞……」
  「那我们现在不跳舞了……」
  我轻吻她的耳垂,右手不顾她的挣扎,强行从衣领探了进去,握住了一只饱
  满的乳房,尽情地揉捏着。
  「不,不要!」
  女子轻声拒绝着,丰满的娇躯在我怀里扭动挣扎着,却更加激起我的欲火,
  我粗大的阴茎猛地直立而起,顶到了她的臀沟之中!
  「啊……!」
  女子一惊,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然后她自己也发现了不对,连忙闭上了
  嘴。我急忙抱着她闪过一步,紧靠着墙壁,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房间内,米高嘉道理似乎听到了声音,他挣脱了霍思燕双腿的缠绕,起身疑
  惑的看向门外,似乎想出门查看,幸好霍思燕一把抓住了他,央求道:「快点,
  快给我!」
  「嘿嘿,你这小婊子,刚开始还一副贞洁圣女的样子,现在吃了药,还不得
  乖乖求我!」米高嘉道理一阵淫笑。
  而霍思燕对他的冷嘲热讽无动于衷,一只手急切探进自己湿淋淋的桃花源,
  疯狂地搓揉着阴唇阴蒂;另一只手则抚摸着米高嘉道理双腿之间的隆起,美目也
  挑逗地盯着米高嘉道理的眼睛,粉红的小舌头饥渴地舔过嘴唇。
  「小淫妇,看我来满足你吧!」
  米高嘉道理被霍思燕那副淫荡的样子逗引得欲火狂升,把一切都抛到脑后,
  两三下把自己拨的精光,露出一身养尊处优的肥肉,扑上去狂吻起来。
  门外,我松了一口气,又半拉半拖着怀里的日本女子来到门前,欣赏着中电
  主席和当红女星的精彩激情大戏,手上的工作也一刻不停,开始抚摸起怀里动人
  的娇躯。
  「停下!」
  怀里的女子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
  「宝贝,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呢?如果你告诉我,也许我会停下哦!」我
  亲吻着她耳朵,轻声回道。
  「绫香!」
  「真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就像你的身体一样美丽动人哦!
  我轻声调笑着,双手却越发放肆起来。左手剥下她的乳贴,俏皮地在她乳头
  上一弹,顿时就感到怀中的娇躯一震,我趁机摆脱了她的阻止,用右手把她的裙
  子拉了起来,抚摸着光滑的大腿。
  「你、话,不算数……」
  「你这个坏孩子,为什么要来这里偷窥别人的好事呢?」
  我左手捏住了她那小巧的乳头,温柔地搓揉着,小巧的乳头在我手中开始肿
  胀、变硬,一直到硬成了一粒花生米一样。
  「我、想、厕所……不要了……」
  看来这个傻妞只会说、不认识汉字,连走廊前「请勿进入」都没有认出来。
  「为什么不要呢?你看,他们多快乐啊!你不想更快乐吗?」
  我在绫香的耳旁低语着,把她的注意力引向房内……
  房间内,米高嘉道理的一身肥肉都压在了霍思燕身上,他搓揉着霍思燕饱满
  的乳房,丰满的乳房被他的大手一手掌握,滑腻的乳肉从指间流出,粉红色的乳
  头硬邦邦地挺立着。霍思燕不断地发出淫荡地呻吟,双手环拥着米高嘉道理,双
  腿夹住他的一只腿,细细地蜂腰疯狂地挺动摩擦着,在米高嘉道理的大腿上留下
  一路水渍,在灯光下闪闪发亮,耀出淫靡的光芒……
  绫香直愣愣地看着房内淫靡的画面,一时之间竟然看的呆住了,双手的抵抗
  也越来越弱。我撩起她的长发,亲吻她修长的颈,抚摸着大腿的手,也越来越靠
  内侧,越来越向上。怀中的女体,散发出诱人的幽香,诱惑着我不断更进一步。
  与房间内的霍思燕的纤细不同,绫香虽然看起来也只算纤浓合度,但是抚摸
  起来却是如少妇般充满肉感。
  霍思燕的娇躯看上去是典型的江南女子,廋廋弱弱,充满了骨感美。而我怀
  里的娇躯,却是丰润滑腻,柔若无骨。
  「嘿嘿,该让你尝尝肉棒的味道了!」
  房间内,米高嘉道理站了起来,抓住了霍思燕的脚踝将她的长腿高高举起,
  粗大的阴茎对准了美丽的花园,然后分开了淡粉色的肉瓣……
  「天哪!那么粗的肉棒,看来我们的小思燕会爽死的哦!不过,我的肉棒更
  大哦……」
  我在绫香耳边轻声调笑着,腰部微微发力,让自己的阴茎在绫香圆润的臀部
  上轻点着,绫香无意识地一把握住了我的巨物,又触电般一松,最后,却还是握
  住了棒身,前后撮动起来……房间内,霍思燕睁大着双眼,盯着自己的双腿之间
  那庞然大物,米高嘉道理满意地笑着,腰部缓缓发力,巨大的蘑菇头没入了神秘
  的花园,突然猛地一耸,尽根而入……
  「嗯!」
  房间内外的两个美女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哼,与此同时,我在绫香大腿内侧游
  动的右手,感到了一股滑腻腻的热流顺着光滑的大腿流下……
  「竟然高潮了,你还真是敏感啊!」
  高潮后的绫香无力地靠在我的怀中,双目紧闭,满面潮红,丰满的娇躯还不
  时抽搐一下。房间内,米高嘉道理疯狂地抽插起来,庞然大物疯狂地进出着霍思
  燕的阴户,带出一股股淫水,发出叽咕叽咕的声响;让人倒胃口的啤酒肚,一次
  次撞上霍思燕光滑平整的小腹,发出啪嗒啪嗒的的声音。
  霍思燕狂乱地挺动着纤细的腰肢,迎合着男人的奸淫,嘴里不断发出「啊啊
  哦哦」的叫爽之声,小巧的娇躯,洁白的皮肤,已经兴奋地变成了粉红色……
  该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品尝怀里的美肉了。
  我狠狠地再瞅了一眼房间内霍思燕舞动着的性感动人的娇躯,半扶半拖着已
  经站不起来的绫香,原路走向大厅……
  大厅里依旧人声鼎沸,我怀抱着几乎瘫在我怀里的绫香转入舞池。刚刚高潮
  过女体,完全无力反抗我的动作,只能任由我上下其手,而作为一个鸭王,在舞
  场中优雅旋转的同时,隐秘而有效地挑逗起女性的欲望,却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
  单。
  挂在我身上的女体,被动地随着我的脚步来回走动,我的大手每一次抚过她
  高翘紧绷的臀部、每一次抚过她丰韵柔软的腰肢,都能引起一阵轻颤。
  就连我每次有意无意用嘴唇划过她白皙光滑的脸颊、轻触丰满的耳垂,都能
  换来一声娇吟。很快,我就不得不搂着怀里的佳人退出舞场,她的反应实在太过
  强烈,以至于我担心她连一曲都难以跳完。
  舞池的周围有许多供人谈话休息的卡座,我抱着绫香,走进了其中一个在圆
  柱后面的、不引人注目的位置。将怀里的美人儿丢上沙发,我正准备大干一场的
  时候,背后却传来了一个声音……
  「嘿!哥们儿,这么美丽的小姐你怎么能独占?」
  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却是前几天送我请帖那位怨妇的老公——劳伦嘉道
  理……
  我发誓我以前从没有在电视和杂志以外的地方见过他,他却像和我很熟悉一
  样,大咧咧地一拍我的肩膀,笑道:「以前没见过你啊!不过兄弟的功夫不错,
  这个绫香可是日本有名的COSPLAY女星,出了名的难上手,不知道你是怎
  么勾搭上她的?」
  说完,他也不待我答话,就一屁股住到了沙发上将绫香抱入怀中,不顾她的
  挣扎大肆轻薄起来,一边动手还一边对我挤挤眼:「一起玩才刺激嘛!快来!」
  我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MD,原来这个色鬼也盯上了绫香……我犹豫
  了一下,实在是不甘心放弃到手的美肉,也只得走上前,配合着玩弄起绫香来。
  「不要了,放开我…… !」
  绫香一直奋力阻止我们的动作,可是她一个较弱女子,又怎么能挣脱两个大
  男人?劳伦嘉道理的双手已经用力拉开了她的衣襟,在她的胸前大肆活动着,两
  只嫩嫩的乳头被轮流吸入口中,舔弄、轻咬着,沾上的口水闪闪发亮。
  我在绫香的身后蹲了下来,撩起了她的裙摆,只见光洁圆润的大腿内侧,刚
  刚高潮留下的痕迹,还在闪闪发亮,透过已经被淫液濡湿、变成了半透明的白色
  蕾丝内裤,可以看见粉色的菊蕾,正在难耐的开合着。
  眼前的美景让我冲动不已,一把揽着她的美臀,开始疯狂地亲吻着。
  「啊啊……」
  在我和劳伦嘉道理的疯狂进攻下,本来就很敏感的绫香,很快就娇躯一僵,
  胯下淫水狂涌而出,又达到了高潮。
  「宝贝,你爽了,就该我了吧!」
  劳伦嘉道理淫笑着,站起将绫香放到了地上,强迫她跪在地上,然后解开腰
  带,已经完全充血膨胀的阴茎猛地弹出,打在绫香的俏脸上。眼神已经迷离的绫
  香,顺从地张开了小嘴,吃力地把眼前的巨物吞入了口中,开始用力吸允起来,
  还不时舔弄出声。
  「屁股翘高点!」
  我在绫香身后用力拍了一掌她诱人的臀部,发出「啪」地一声。绫香「呜」
  地一声悲鸣,臀部难耐地扭动着。
  真是极品啊……
  我感慨着,将绫香已经完全透明的内裤拉到了膝盖,然后把双腿拉开,好观
  赏她双腿间的美景。浓密的硬毛柔顺地贴在倒三角区域,可爱的阴蒂已经探出了
  头,一滴一滴的淫水,挂在两片粉色的肉唇上,组成了一幅淫靡的美景。我伸出
  手去,沿着阴唇细细摸索,按住小巧的阴蒂轻轻一揉,小股小股地顿时淫水喷涌
  而出,滴落在已经绷成了一片的内裤之上……
  绫香忘情的呻吟起来,如泣如诉,甚至忘记了继续给劳伦嘉道理口交。劳伦
  嘉道理不耐烦地挺起阳具,双手抱住绫香的头,用腰部的耸动把绫香动人的呻吟
  变成了闷哼。
  我也冲动了起来,如果说最开始我还担心周围的人群会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
  情,而不敢太放肆的话,现在我已经将一切顾虑抛到脑后。我解开裤带,掏出自
  己的「作案工具」,贴着微张的两片阴唇摩擦起来。
  「呜呜……不要!……」
  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举动,绫香的反应猛地剧烈起来,她挣脱了劳伦嘉道理
  的手,回头急切地想阻止我,情急之下,连日文都冒了出来。
  「哥们儿,干得好!」
  劳伦嘉道理对我竖起大拇指,又抱住绫香的头,强行扭了回去,把阴茎往她
  小嘴里塞,这次绫香没有再配合他的动作,而是闭上了嘴,劳伦嘉道理也不急,
  耐心地用龟头在绫香的嘴唇上划来划去。
  绫香的娇躯依然疯狂的左右摇摆,想要避开我的动作,我双头搂住她的大腿
  根部,让她难以继续挣扎,并将她的双腿拉的更开,然后用阴茎耐心地摩擦着动
  人的桃花源,逼出了绫香用鼻子哼出的一连串甜美的鼻音。
  粉腻的肉唇慢慢地将棒身包了进去,就像浸入了一团温玉般动人;棒身的前
  段不断和挺立的阴蒂摩擦碰撞,带来另类的刺激感觉,让我的呼吸也慢慢急促起
  来。
  忍不住了……
  我抽出了阴茎,然后对准了绫香的阴户,腰身发力,已经沾满了淫水,在灯
  光下闪闪发亮的龟头,慢慢进入了绫香地身体,然后是一点点侵入的棒身……
  绫香地身体变得僵硬起来,直到我感觉阴茎到了底,龟头顶在了一团滑腻之
  上,她的娇躯才一下放松下来。
  好紧好热……我只感到绫香地肉壁一阵阵地蠕动,挤压着我的棒身,阴户里
  像点着了火一般,带给人火烫的感觉,龟头顶住的那一团滑腻,就像许多张小嘴
  一样,轻轻地咬合着。
  太爽了!好一个极品美穴!
  我用力抽出棒身,开始大力抽插起来,受到刺激的绫香猛地张嘴浪叫出声,
  却被久候多时的劳伦嘉道理的阴茎破门而入,占据了小嘴,前后耸动起来。
  我用力抽插着,每一次都尽根而入,很快,绫香就不管不顾地迎合起我来,
  高跷的嫩臀不断向后发力,撞上我的小腹,发出「噼哒噼哒」的声音,淫水一股
  股如泉水般外涌,浸湿未脱下的丝袜,穿透了绷成一片的内裤,滴滴答答打在地
  上。
  体验到极度快感的绫香,不断哼哼有声,嘴里也不自觉地开始大力吸吮,爽
  的劳伦嘉道理嘴里发出「嘶嘶」地吸气声。我拉起了绫香地右手,让她挺起了上
  半身,近乎粗暴地抓揉着她胸前跳动着的乳房,亲吻着她的美背,感受着她的动
  人。
  「好了,换个姿势怎么样?我们来玩个前后开花。」
  劳伦嘉道理「嘿嘿」淫笑着,将阴茎从绫香嘴里抽出。我会意地将绫香的内
  裤拉下,挂在了左脚脚踝处,然后将她整个人弯成「U」型,抱入怀中,已经失
  神了的绫香顺从地搂住了我的脖子,劳伦嘉道理趁机从后面将阴茎对准了她小巧
  的菊蕾,一下一下试探着往里挤。
  毕竟是日本人,绫香刚开始也许没有听明白「前后开花」是什么意思,直到
  已经兵临城下了才反应过来,嘴里「不要不行」地低叫着,还夹杂着一串串听不
  懂的日语,但是夹在两个大男人之间的她怎么反抗的了?劳伦嘉道理对我一使眼
  色,我们两前后一起用力一顶,一起侵入了绫香地身体。
  「啊……」
  绫香地惨叫才发出半声,就被我嘴对嘴赌了回去。想起刚刚她才给对面那个
  男人口交过,我不由一阵恶心,但是为了不引起旁人注意,我也没有办法,只得
  把舌头探入绫香地嘴中,挑逗着她的舌头,扫过小嘴里每一个角落,吸取着香甜
  的唾沫。绫香地小嘴里,香甜中带着淡淡地腥臊味,竟然让我更加冲动起来,一
  边和她深吻着,一边配合着劳伦嘉道理挺动下身。
  在我和劳伦嘉道理时而同进同出,时而你进我出的进攻下,绫香很快体会到
  了前后开花的快感,她主动把舌头伸了出来,迎合着我的亲吻,娇躯放松地靠到
  了劳伦嘉道理怀里,双手在自己胸前搓揉挤压着。
  我双手搂着她笔直修长的腿,劳伦嘉道理双手托着她的丰臀,一起卖力地耸
  动着,在动听的圆舞曲里,发出一片肉棒进入的「叽咕」声。
  「来了、来了!」
  劳伦嘉道理先坚持不住了,他用力一挺,开始了射精,隔着薄薄的一层膜,
  我都会清楚地感觉到他阴茎的跳动,还有精液滚烫的温度,刺激之下,我也猛地
  一挺,剧烈地喘息着,射出了精液。
  「啊啊啊!」
  早已陷入失神状态的绫香,也全身抽搐着达到了剧烈的高潮……
  高潮时的尖叫,引来了周围人的纷纷瞩目,不过,我们已经顾不上了……
  真是一个疯狂的夜晚。
99俱乐部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帮助,有好的建议或意见请到【意见反馈】版块告诉我们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 99热久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论坛最新地址,久久热人自己的论坛  

GMT, 2021-6-12 23: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